<i id='l14kc'><div id='l14kc'><ins id='l14kc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l14kc'></dl>

    <acronym id='l14kc'><em id='l14kc'></em><td id='l14kc'><div id='l14k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14kc'><big id='l14kc'><big id='l14kc'></big><legend id='l14k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span id='l14kc'></span>
      2. <tr id='l14kc'><strong id='l14kc'></strong><small id='l14kc'></small><button id='l14kc'></button><li id='l14kc'><noscript id='l14kc'><big id='l14kc'></big><dt id='l14k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14kc'><table id='l14kc'><blockquote id='l14kc'><tbody id='l14k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14kc'></u><kbd id='l14kc'><kbd id='l14kc'></kbd></kbd>
      3. <i id='l14kc'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l14kc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ns id='l14kc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l14kc'><strong id='l14kc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甜蜜的巧克力之戀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7

            兩年前,21歲的我大專畢業後,在一傢比利時知名品牌巧克力專賣店做瞭一名櫃臺售賣員。我們的專櫃設在沈陽市太原街一座大商城內。2003年"情人節"這天,我早早地上班瞭。專櫃上空掛滿瞭五彩氣球;所有的巧克力都包上瞭粉色的包裝紙和紅色的絲帶,上面寫著"送給最愛的人";一個巨大的水晶花瓶裡插滿瞭盛開的"藍色妖姬"——今年身價最昂貴的玫瑰花,我微笑著把"藍色妖姬"送給每一位買巧克力的青年。
            晚上8點多鐘,專櫃前的人流漸漸稀少瞭,水晶花瓶裡隻剩下一枝"藍色妖姬".還有10多分鐘商店就要打烊瞭,我看著那朵孤零零的"藍色妖姬",心裡忽然感到一絲絲渴望。我對自己說:"在這個甜蜜的日子裡,如果有人送我一枝玫瑰,我會更加幸福。"想到這裡,我有一點難過,但我接著笑瞭:"沒關系,林雨白!沒有人送給你玫瑰花,你就自己送自己一枝好瞭,祝福自己:明年的今天,得到一份甜美的愛情。"
            我小心翼翼地把那朵"藍色妖姬"從水晶花瓶裡取出來,移到喝水用的玻璃杯裡。這時,背後響起渾厚的男聲:"小姐,我要一盒巧克力。"我回過身來,隻見面前站著一個拖著行李箱、一身風塵的高大男子。
            收完錢,遞巧克力給那個男人時,我照例說瞭一句:"祝您愛情甜蜜!"那男人咧嘴笑瞭:"謝謝你!"突然,他看到瞭那枝"藍色妖姬",眼睛一亮:"小姐,能把那枝玫瑰賣給我嗎?"我猶豫瞭一下,搖搖頭:"這枝花不賣。"
            那男子失望地拖著行李箱離開瞭,不一會兒又折回來:"對不起,還是把那枝玫瑰賣給我吧。我從加拿大飛到北京,又從北京坐火車馬不停蹄地趕回沈陽,就是為瞭跟我的女友一起過一個‘情人節’。我們已經三年沒見面瞭,我想送一枝花給她,可這麼晚瞭,沈陽所有的花店都關瞭門。請你幫幫我,好嗎?"
            我把那枝玫瑰遞給他:"你的女友真令人羨慕。好吧,這枝花是你的瞭。祝你有一個愉快的晚上!"
            2……
            下班後,我剛走出商城大門,就被迎面吹來的寒風嗆得打瞭個冷戰。又是沈城一個寒冷之夜。走出沒幾步,忽然看到那個拖著行李箱的男人垂著頭立在路邊。我走過去捅捅他:"哎,不去見你的女朋友,在這裡傻站著幹什麼?小心凍成冰棍。"
            那男人抬起頭來,剛剛的歡樂全然不見瞭,臉上寫滿悲傷。他哆嗦著說:"我的女朋友,我的女朋友她說,她有瞭新的男朋友……"眼淚突然從他的眼裡湧出來,嘩嘩向外流淌。我第一次見到一個男人如此悲傷。我有點慌:"不見也罷瞭,這麼薄情的女子!你趕緊回傢吧。"
            他坐在那裡不動:"在沈陽我沒有傢,也沒有親人。我不知道我能去哪裡。"說著,他悲從中來,淚水又流瞭下來。我突然生氣瞭:"哭什麼哭?哭能把你的女朋友哭來嗎?把她的手機號告訴我,我給她打電話。"
            也許是過度傷心讓這個男人喪失瞭理智,他竟乖乖地把一個電話號碼輸進瞭我的手機裡,撥通瞭,他把手機交還我手裡。我接過來,一個柔美的女聲傳來:"哪位?"
            我不理她的問話,開口就罵:"喂,有沒有你這麼薄情的女人啊?你的男朋友從加拿大飛回來,為你買瞭巧克力,又從我手裡搶走玫瑰花,就是為瞭跟你一起度過這個‘情人節’,你怎麼可以把他扔在這裡看也不看他一眼呢?你要知道沈陽今天夜裡的溫度可是零下20多度啊,你這女子也太狠心瞭吧?"
            對方長久地沉默。我放緩瞭語氣,懇求她說:"你過來吧。兩個人當面把話說清楚,以後各奔東西兩不牽掛,不好嗎?你想因為一時的躲避,讓自己一輩子背負良心的譴責嗎?"
            那女人終於被我說動心瞭。她剛剛說瞭一句"告訴我你們在哪裡",我手中的電話已被人搶瞭過去。我抬頭一看,那個男人像豹子一樣圓睜雙目怒視著我:"誰讓你多管閑事?誰讓你去哀求她?"不待我解釋,他把我的手機狠狠地摔在地上,轉身拉起行李箱匆匆走瞭。那盒巧克力和從我手裡搶去的玫瑰花,被可憐地丟棄在地上。
            我對著他的背影跳腳喊道:"你是混蛋,賠我手機……"
            3……
            第二天晚上下班後,我剛剛走出商城,一個高大的男人走過來橫在我面前,他是昨天那個男人。
            我眼珠向上翻瞭翻不理他,繼續往前走。不想一隻大手伸過來,一把拉住我:"走吧,一起喝杯咖啡。"我感到那隻手的力量和真誠,於是乖乖地跟在他後面,進瞭不遠處的一間咖啡廳。
            咖啡廳裡溫暖極瞭。一杯香熱的咖啡下肚,我放松下來,調皮地望著他說:"打算怎樣給本小姐賠罪?盡管說來。"
            他苦笑笑,給自己燃瞭一支煙。一夜不見,他憔悴瞭許多,也消沉瞭許多。從他的談話中我知道,他叫陸浩,今年31歲,7年前,大學畢業去瞭加拿大,先是讀書,畢業後在多倫多的一傢大公司做技工;他的女朋友是他大學時代的同學,兩個人戀愛8年,他一直努力申請想把她辦到加拿大去,沒想到女朋友最終耐不住寂寞,離開瞭他。"我真的沒有想到,當我從萬裡之外抱著一腔熱望奔回沈城,等待我的居然是一個苦澀的夜晚。"
            他說著,滿臉的落寞。他從懷裡拿出一部精巧的女式手機:"對不起,昨晚摔壞你的手機。這是賠給你的。"我說:"不用瞭,我的手機並沒有摔爛。隻是可惜瞭我的那枝玫瑰。"
            他越發內疚:"啊,昨天我還搶你的花。雖然那花沒能送出去,但我應該買一束花好好謝你的。啊!對瞭,這花該不是你的男朋友送給你的吧?"
            我搖搖頭,有點難過:"我沒有男朋友,這枝花是我自己送給自己的。"
            他的眉毛一挑:"自己送給自己的?"顯然有點意外。
            我虛弱地反抗他:"自己送給自己又怎麼啦?在沒找到愛情之前,難道不可以自己愛自己嗎?"
            他笑瞭。坐進這間咖啡廳以後,這是他第一次笑。他的笑容又幹凈又溫暖:"好啊!自己愛自己——很不錯的主意。看來從今天開始,我也要自己愛自己瞭。沒有瞭愛情,更不該糟蹋自己——你真是一個可愛的小姑娘。"
            陸浩的神情一下子開朗瞭許多。那天晚上,我們一直聊到窗外有瞭淡淡的晨光。見我困倦得要睜不開眼瞭,陸浩說:"謝謝你,賣巧克力的小姑娘,現在我要走瞭。一會兒就乘車回北京,明天返回加拿大。"他用那雙黑黑的眼睛望著我。
            然後轉身他大踏步地走瞭出去,高大的身影很快就消逝在晨霧之中。
            4……
            陸浩飛回瞭加拿大,他的郵件不時從加拿大飛來,問候那個"賣巧克力的小姑娘".2003年5月,陸浩在他發來的郵件中告訴我,他出差去瞭墨西哥,"你知道嗎?在墨西哥,到處都是可可樹。可可樹上結的小小的豆子——可可豆,原是美洲熱帶獨有的植物,16世紀初才被探險者帶入歐洲,到瞭19世紀,被英國人制作成固體巧克力。因此說,南美洲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巧克力的故鄉。現在,我要寄給你一包可可豆,是我親自在可可樹上采摘的。這些經過熱帶陽光洗禮的平凡的豆子,正是它,賦予瞭巧克力獨特的魅力。看到它,我不由得想起你——一個‘賣巧克力的善良的小姑娘’。"
            半個月後,我果然收到瞭陸浩從墨西哥寄給我的一大包可可豆,我把它們裝進一個大大的玻璃瓶裡,跟那些散發著甜蜜的芬芳的比利時巧克力擺放在一起,當有顧客問起的時候,我就笑著告訴他們:"瞧,巧克力就是由這些平凡的小豆子變出來的!"同時,我想像著陸浩在異國他鄉那張微笑的、充滿瞭生氣的面孔,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絲絲牽掛。
            年12月,陸浩在郵件裡又說:"我又外出旅行瞭。這一次,我的目的地是歐洲,是開滿鬱金香的國度荷蘭。現在,每到一個國傢,我都要買一大包這個國傢最著名品牌的巧克力,把它放進行囊裡。本來我對巧克力是一無所知、沒有任何感覺的,可是自從認識你,我竟時時處處留意起它來,即使不吃,隻是看上一眼,都能令我想起你,想起你那明朗的純凈的笑容……"
            5……
            年2月14日,"情人節"到瞭,連空氣中都流淌著甜蜜的氣息。我的巧克力專櫃上空掛滿瞭五彩氣球,所有的巧克力都包上瞭粉色的包裝紙和紅色的絲帶,那隻巨大的水晶花瓶裡插滿瞭盛開的"藍色妖姬".專櫃前的客人川流不息,我忙得不可開交,直到傍晚,客人才漸漸稀少瞭。離商城打烊隻有10分鐘時,我看瞭看那隻水晶花瓶,裡面連一枝玫瑰也沒有瞭。
            "小姐,我要一盒巧克力。"我抬起頭來,隻見面前站著一個拖著行李箱、一身風塵的高大男子。我的眼前一亮:是陸浩。
            "這是您要的巧克力。非常抱歉,作為贈品的玫瑰已經全部送完瞭。"
            陸浩伸出藏在背後的手,手裡是一大簇鮮艷的玫瑰:"吸取上一次的教訓,在北京一下飛機,我就買好瞭玫瑰,可是我不知道那個姑娘肯不肯接受它,我很怕再次遭到拒絕……"
            一年的郵件和電話,讓我和陸浩變成瞭老朋友,我沒有理由拒絕他。但我的心情有一點抑鬱:這麼快陸浩就有瞭心愛的姑娘,看來我跟他,這輩子隻能做哥們兒瞭。
            我們又去瞭去年的那傢咖啡廳。剛剛坐定,陸浩就從他的行李箱裡"嘩"地一下倒出一大堆巧克力,如數傢珍地告訴我:"瞧,這是德國產的黑巧克力。黑巧克力是最純正的巧克力,牛奶少,含糖量低,入口後可可的芬芳在唇齒間四溢。這是日本產的白巧克力,牛奶含量較高,入口後有一種香濃奶味沖擊你的味蕾。而這一塊是美國產的,裡面嵌著一粒粒大榛仁。這一塊是由巧克力和花生制成的……"
            我興奮得兩眼閃閃發光:"你把全世界的巧克力都搜集來瞭!"他把這些巧克力統統推到我面前:"這些都是你的。喜歡嗎?"他招招手,一個侍應生走過來。陸浩對他耳語一番,遞給他一塊巧克力。那個侍應生退瞭下去,不一會兒,兩杯熱飲端上來瞭。陸浩放一杯在我面前:"這是按照我的吩咐做成的意大利巧克力熱飲。你試一下,看看味道是否純正。"
            我笑著說:"陸浩同志,你什麼時候變成巧克力專傢瞭?"
            "如果有機會,我還可以為你制作巧克力蛋糕、巧克力火鍋。這一年來,我看瞭很多書,也上網查瞭很多資料,我敢保證,我瞭解的關於巧克力的歷史和制作工藝不亞於專傢。"
            我慢慢地喝瞭一口巧克力熱飲,巧克力的芬芳立刻充溢於我的唇齒之間。我說:"時間不早瞭,陸浩,這個情人節之夜很快就要過去瞭,快帶著巧克力和鮮花去看你的女朋友吧!"說這話時,我把臉埋進杯子散發的熱氣裡,不敢抬頭看他,生怕我的目光會泄露心中的秘密。
            陸浩站起來,捧起那一大束鮮花。想到他馬上要轉身離去,我心如刀絞。陸浩繞過桌子,走到我身邊,把鮮花鄭重地放進我的懷中:"這束花是送給你的。林雨白,請告訴我,你肯接受它,並從今天開始做我的女朋友。好嗎?"
            我呆住瞭,結結巴巴地說:"你從加拿大飛回來,就是為瞭送花給我嗎?"
            陸浩肯定地說:"是的,就是為瞭送花給你。一直記得一年前的今天你說過的那句話:‘在這個甜蜜的日子裡,如果有人送一枝玫瑰花給我,我會更加幸福。’林雨白,如果能幫你圓夢,我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"
            我一聲歡呼,霎時間,幸福和快樂充溢瞭我的胸腔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