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c1jvf'><em id='c1jvf'></em><td id='c1jvf'><div id='c1jv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1jvf'><big id='c1jvf'><big id='c1jvf'></big><legend id='c1jv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span id='c1jvf'></span>
    2. <tr id='c1jvf'><strong id='c1jvf'></strong><small id='c1jvf'></small><button id='c1jvf'></button><li id='c1jvf'><noscript id='c1jvf'><big id='c1jvf'></big><dt id='c1jv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1jvf'><table id='c1jvf'><blockquote id='c1jvf'><tbody id='c1jv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1jvf'></u><kbd id='c1jvf'><kbd id='c1jvf'></kbd></kbd>
    3. <fieldset id='c1jvf'></fieldset>

        <code id='c1jvf'><strong id='c1jv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ns id='c1jvf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c1jvf'><div id='c1jvf'><ins id='c1jv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dl id='c1jvf'></dl>
        1. <i id='c1jvf'></i>

          用尺子衡量的愛情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她一直對母親把一顆心都掏出來給父親的活法,頗有微辭的。
            她不怎麼喜歡父親,過半百的人瞭,還像個孩子似的任性頑固。脾氣暴躁不說,對母親討好他做的一切事,向來都要橫挑鼻子豎挑眼地發幾句評論。每每母親都溫順地站在一旁,洗耳恭聽著,眼裡,竟是含著笑的。她當然看不過去,總會像兒時那樣,英勇無畏地站到他們中間去,怒目直視著父親。做父親的,倒是有幾分怯她,但也抹不下面子求饒,或是說幾句溫柔的玩笑話,將這場小小的爭吵敷衍過去,他總是憤憤地"哼!"一聲,轉身就往門外走。
            接下來,便是最讓她氣憤不過的場面。母親不顧一切地追上去,拉住父親的胳膊,當著她的面,幾乎低聲下氣般地求他:"又瘋跑到哪兒去?說好瞭中午給你和真兒做喜歡吃的紅燒魚,怎麼又給忘瞭?"父親倒是不再往外邁步,卻也不會低頭看母親一眼,而是背著手又氣哼哼地鉆到書房裡去,半天也不出來,直到母親忙活完瞭,又親自把他拉出來為止。
            她一點都不明白,為什麼母親會這麼縱容著父親。她覺得父親的壞毛病幾乎都是母親一點點慣出來的,因為父親知道有人永遠會跟在身後為他疊被洗衣收拾書桌,把他將要穿的衣服整整齊齊地擺在面前,甚至母親偶爾出門不回傢,都會為他提前做好瞭飯,溫在鍋裡。
            她幾次三番地"教育"母親,不要"助紂為虐",否則哪一天等她這個女兒嫁出去瞭,就沒有人保護她瞭。母親每次都瞇眼笑望著她,不言語,一副很知足很幸福的恬淡模樣。這樣的神情讓她知道,如此多的口舌,又白費瞭,下次母親照樣是又要去哄生瞭氣的父親的。
            所以她在自己找男友的時候,便格外地留瞭心,凡是男孩子身上有一丁點父親影子的,一律Pass掉。這樣挑來挑去的,便一晃過瞭28歲,浪費掉瞭青春裡最美好的時光,一向對她的婚姻不管不問的父親都生瞭氣,親自在傢設宴,幫她考察一個老戰友介紹過來見面的優秀軍官。
            軍官言行舉止確實都很得體,事業上也是百裡挑一的出色。卻在最後與父親下象棋時,犯瞭她心目中完美愛人的大忌,竟在未來嶽父面前逞英雄,連個小卒子都不肯讓。父親當然也是不肯相讓。看著這樣兩個臭味相投的軍人,她微微一笑,便在心裡,又像以往,輕輕將他Pass掉瞭。
            這一次,父親真的發瞭火,說你自己都不完美,有什麼資格苛求別人?!即便是有完美的人,被你心裡那把尺度刻錯瞭的尺子一量,也甭想再完美瞭!
            她一賭氣,搬到姨媽傢去住。晚上躺在被窩裡向姨媽控訴父親的劣行,沒想到姨媽卻是微微嘆一口氣,說:你不知道當年多少姐妹嫉妒你母親找瞭這麼一位好丈夫呢。你父親和他的頂頭上司都看上瞭你母親,而且當時又是你父親提拔上尉的考察期。結果他卻是寧肯不當上尉,也要把你母親搶過來呢。他的不肯讓,不僅感動瞭你母親,還贏得瞭那位領導的贊賞。有一年他執行任務,一失足從山崖上摔瞭下來,全身沒一塊好骨頭,在送手術室的路上,怕你母親擔心,他還咬緊瞭牙,非得讓別人和你母親謊報瞭平安,才肯進手術室呢。其實,在大事上,為瞭你母親,他是堅決不肯對別人忍讓半步的。你母親,其實亦是如此。否則,當年嫁給你父親的,就是我,而不是她瞭。
            她竟是覺得有些陌生,像在聽別人的故事,故事裡癡戀著的男女主人公,為瞭彼此,既會忍讓,亦會執拗地堅守,不讓別人一兵一卒。讓與不讓,其實都是為瞭能夠一生廝守。
            在父親"沒好氣"地打電話來請她回去的那一刻,她才終於明白,原來一輩子的幸福,不在於是否有一個完美的愛人,而是,兩顆心,在讓與不讓組合成的圓裡,能否用自己的愛與溫柔,寬容地將對方的棱角,環住,永不松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