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yly0k'></ins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yly0k'><em id='yly0k'></em><td id='yly0k'><div id='yly0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ly0k'><big id='yly0k'><big id='yly0k'></big><legend id='yly0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yly0k'></fieldset>

        <code id='yly0k'><strong id='yly0k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dl id='yly0k'></dl>
          <span id='yly0k'></span>

        1. <tr id='yly0k'><strong id='yly0k'></strong><small id='yly0k'></small><button id='yly0k'></button><li id='yly0k'><noscript id='yly0k'><big id='yly0k'></big><dt id='yly0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ly0k'><table id='yly0k'><blockquote id='yly0k'><tbody id='yly0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ly0k'></u><kbd id='yly0k'><kbd id='yly0k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i id='yly0k'><div id='yly0k'><ins id='yly0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 id='yly0k'></i>
        3. 最好的他們最後才相遇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那天零點剛過,志恒在工作崗位上迎來瞭35歲的生日。作為一名飛機技師,他早已習慣這樣沒有規律的生活,再加上自己不善言談,至今還是孤身一人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下班時,迎面撞上單位領導帶著電視臺的攝制組來錄節目,領導拍著志恒的肩膀說:正好你剛忙完,就采訪你吧。說完領導轉身就走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記者問志恒:每天要檢查多少工作。志恒答:挺多的。”“挺多是多少?”“120多項吧。”“是不是特別辛苦。”“還好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節目的編導卓靜對志恒的表現不是很滿意,問他:能不能拍一些你工作時的樣子。志恒說:我工作結束瞭,要拍明天來吧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熬瞭一個大晚上,拍攝並不順利,卓靜憤憤地帶著欄目小組走出機場,車開到一半拋瞭錨,折騰瞭半個小時還是沒有任何進展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如今做節目不容易,收視率低會被撤下來。卓靜顯然不想讓手下的組員沒飯吃,盡管自己已經是一個32歲的老姑娘,為瞭不讓大傢失望,她沒日沒夜地幹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時,視線內忽然闖進來一個人,志恒拿起工具不由分說開始修理,沒一會,發動機就開始工作瞭。卓靜慌慌張張地去感謝志恒,一不小心碰掉瞭支著前車蓋的棍子,硬生生把志恒還沒來得及抽出來的手夾在瞭裡面。志恒捂著夾得通紅的手,餘光看瞭一眼卓靜,忽然笑瞭一下,轉身上車就走瞭。卓靜看著遠去的車輛,開始心心念念這個惜字如金的人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第二天再次來到機場時,采訪對象變成瞭另一個小夥子。采訪結束後,卓靜撥通瞭志恒的電話,問是不是因為手受傷而沒來上班,她想表達感謝。兩個人約在一個小飯館內,整個吃飯的過程讓卓靜感覺格外舒服,志恒的言談舉止全是歲月沉淀的味道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之後,兩個人的聯系逐漸頻繁起來。有一天,卓靜下班看見志恒的車停在單位門口,他搖下車窗,吞吞吐吐地說:我剛好路過。從此,他每天都扮演著剛好路過的角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有一次,卓靜到麗江出差,工作沒幾天就病倒瞭。志恒請假飛瞭過去。兩個人住在客棧的一個套間裡,卓靜睡臥室,志恒睡沙發,他們像過日子一般療養起來,閑暇時到湖邊散散步,吹吹風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有一天,散步回來下起瞭雨,他們被困在一個小酒館的屋簷下,便走進屋內小酌一下。兩個人醉意微醺,她一直在說話,他安靜聽她說。卓靜忽然有些生氣,為什麼他一直陪在她身邊卻又什麼都不表示,明明大傢都心知肚明,卻還是不挑開這一層關系。卓靜有些悲觀,或許他隻是無聊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盼著聽到最想聽的那一句話,他卻咬緊牙關一直不說。雨水淅淅瀝瀝,兩個人安靜地對視著。志恒突然緩慢開口說:我發現我喜歡你。頓瞭一會又擠出一句,喜歡很長時間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卓靜忽然覺得嗓子眼一堵,她以前聽過很多次同樣的話,隻是不知道這次為什麼讓人如此心動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就這樣,他們的戀愛關系迅速確定下來,因為年紀都不小瞭,沒過多久就把婚事提上日程。兩個人把度蜜月的計劃提前,一起去瞭內蒙古看草原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旅行的第三天,他們開車進瞭一片林子,迷瞭路,怎麼都出不來,直到聽見瞭遠處汽車的轟鳴,才隨著聲音的方向摸索著開出林子,可是沒走多遠,車子就陷進瞭深坑。開始時車一直往下沉,直到卡在一個地方不動。志恒打開車門,看著已經陷進去一半的輪胎嚇瞭一跳,他不知道這裡是不是沼澤區,更要命的是這個地方手機根本沒有信號,兩個人呼喊瞭幾聲,空曠的原野聽不到任何回應。天色逐漸暗瞭下來,卓靜有些害怕,不安地看著志恒。這時志恒忽然直瞭直身子,抱緊卓靜說:我們走,一會你就踩著我的腳印走,一步不離地跟著我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夕陽的餘暉灑在志恒肩上,幽寂的野外一瞬間亮瞭起來,卓靜忽然一點也不覺得怕瞭,她緊緊地牽著志恒的手,兩個人一步一步,小心翼翼地蹚出瞭泥沼。後來卓靜說,她永遠也忘不瞭那天,志恒的背影仿佛閃著光芒,帶著她走出絕望的黑暗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婚禮的那一天,志恒抬起頭,面前的卓靜披著婚紗,他說:我一直不善言辭,我記得我們昨晚在微信裡說的那些話,你說你慶幸嫁給瞭我,慶幸是這個年紀,這些話我會一直記著,老婆,我愛你,謝謝你。卓靜突然潸然淚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感謝那些年的遺憾與錯過,感謝那些年的孤獨與難過,經過種種磨難的他們,耗盡最後一分力氣冒險的他們,最好的他們,故事最後才相遇。